乡愁氤氲罐罐茶原创搭配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05-21

乡愁氤氲罐罐茶|原创

一盘火炉(盆)一个茶叶筒,一只粗砂陶茶罐,一只装水的茶壶,一只茶盅,便是罐罐茶的全部家当了。

一个树根疙瘩,几截硬柴,或者石碳架在火炉(盆)燃起来,待烧出些红彤彤的炭火子时,便可以煨罐罐茶了。树根生火漫,硬柴火硬、升温快,石碳固温是煨罐罐茶绝好的搭配。

这,就是我对罐罐茶时的认识,刻在心底。

清晨,太阳还没出窝,一声雄鸡高亢的鸣叫和声声小鸟的啁啾,让宁静的山村在惺忪的睡意中开始苏醒,淡蓝色的天幕下,一缕青色的炊烟急切地从烟墩冒出,缭绕在屋顶上空,随之,罐罐茶香从房间弥漫开来,飘散在每一间屋里,飘散在村庄的角角落落,扑鼻地香。

罐罐茶的香味,是村庄的晨钟,惊醒了被窝中熟睡的人们;惊醒了猪马牛羊,嘶叫着要草料吃;惊醒了贪睡的太阳,在东山头上羞答答露出了红红的脸。罐罐茶的香味,是乡下人一天辛勤劳作的序曲。待到茶喝好,瘾过足了,老者便喊起贪睡的后生或上学或该下地干活去了。牧牛牧羊的,走向街巷、早市赶集的,手拿、肩扛农具走向田野的…

西北故乡自古民风淳朴,待人接物无不体现出这一地域人的厚道,喝罐罐茶便是这风俗中的一种了。

年节守岁,下酒菜可以没有,而罐罐茶却是不可少的。平日里,每逢红白喜事,必给那些管事的长辈、执事的平辈和帮忙的劳客以罐罐茶招待,同时也招待亲朋中有资历和德高望重的长辈,主家的事过得好坏,就看罐罐茶招待的好坏了。

如若秋冬季节或春节佳期,围坐在火炉边的食客,或一人,或三五人,一边烤着温暖的塘火,一边等着一碗热气腾腾、香味早已窜进五腑六脏的罐罐茶端上来,又别是一种享受呢!当然,即便是在无需烤火的季节,在这样古朴、原生态的环境中,亲眼见证一种美味的诞生,心情也是十分熨帖!

茶有茶道。罐罐茶看起来简简单单,一个曲曲罐儿,一堆火,一把茶叶一壶水就够了,可是在岁月的洗礼下,罐罐茶带给人们的已经不止是减轻劳累那么单纯的享受了。熟悉的朋友会因为一盅茶而促膝长谈,倾尽衷肠;不熟悉的人会因为一盅茶而一见如故,茶,拉近人们之间的距离,点燃人们之间的热情。

熬茶是件功夫活。罐罐茶的熬制很有讲究,先把柴火或炭火在火炉(盆)中烧旺,再把砂茶罐煨到火炉好(或盆)上,待到砂茶罐烧热,即冲进去一股清水,随着茶罐底的清水滋地冒出一缕热气,再用手指捏进去一撮茶叶,稍熬片刻,即兑水以不溢为止。待熬得沸腾时,又用一小木棍或竹棍搅动翻滚的茶叶,使其不往外溢,煎熬一阵,即将砂罐中的茶汁倒出些许于茶盅,又兑水再熬,滚沸一阵后,又将倒入茶盅的茶汁回罐。就这样,反反复复,熬熬兑兑,兑兑熬熬。先把砂罐离火近些,再又挪一点,用文火煨熬,茶水在火炉上不慌不忙地吱吱着,茶汁欢快地溢起了泡儿,散发出诱人的馨香,这时才边倒着呷边又兑水熬,津津有味地品,直到茶败色淡才罢。熬茶的节奏是缓慢而悠然的,婚前医学检查率87.15%熬茶的过程是闲适而淡然的。

泥火盆,疙瘩柴,砂茶罐,一口饮是罐罐茶的特征。罐罐茶喝起来也有讲究,熬好的头道茶称酽茶,是为敬客或敬长辈。一般为有喝茶历史的上了瘾的老者所享,或是客人中的长辈所享,年轻的后生是无权享受的。罐罐茶茶味苦中有甜,涩中有苦,呷一口,细细品味,那茶虽是有些苦涩,待到下咽,顿觉神怡清爽,后味香醇。

爱喝罐罐茶的多为上了年纪的老者,脑海深处:冬日的早晨,一位老爷爷早起,把火盆或者火炉搬上炕头,生火,烧水,洗茶罐,端馍馍,一切准备停当,盘腿坐在炕上,手拿拨火棍不停地拨弄炉火或者翻来覆去的烤馍馍。炉火烧旺了,罐罐里的茶水煮沸起来,茶罐里升腾起来的水汽纠缠着青烟在屋子里弥漫着缠绕着,渐渐地一股浓浓的茶香就在农家的日子里飘溢开来。小心翼翼地从炉火边上撤出茶罐,端起茶罐倾斜成一定角度,茶水便沿着茶罐豁口顺势滴到了茶盅里,端起茶盅,呷上一口,抿上嘴巴,让酽醇的茶水在口里一回味,再顺喉咙滑落胃里,咂巴一下嘴,顿觉六根清净,神清气爽,惬意之至,应该说的就是这种喝罐罐茶的境界吧。

浓浓的熬茶伴着呛人的烟雾,诠释着那个时代的生活图景和乡人们苦涩中充满的痛快。

西北人每天清早下地干活前,总要捣”上一回罐罐茶。他们说不喝罐罐茶,干起活来人困马乏没有劲,喝了罐罐茶,一天到黑不觉累。我理解为喝罐罐茶,不是为了解渴,而是一种生命的需要。古来世间最辛苦劳累的人,莫过于农人,要经受得住人生的艰辛困苦,必须要喝得那样苦、那样烫的茶水。反之,这苦涩、滚烫的茶水,这捣罐罐茶时恬淡、沉稳,不急不躁的品性,又锻炼沉淀了一代又一代的庄稼汉吃苦、耐劳的性格。正是有了每天清早一回的捣罐罐茶”我的父老乡亲才浑身充满干劲,两眼蓄满希望,热切而沉静的创造了大地上麦香米黄的!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实实在在。西北人匆忙的农活也不允许你慢条斯理地品味,寒冷的气候却成就了围炉而坐的。和南方相比较,西北贫瘠,可是在那片土地上生活的人们,在大漠孤烟直”的苍凉中扎根,在长河落日圆”的雄浑中繁衍。他们把自己的一辈子默默地奉献给了他们世代生存繁衍的大地。就像一罐又一罐滋润着人们生活和心田的罐罐茶,把自己奉献给欢欣的人们,疲惫的人们,无助的人们,而他们,却在一遍又一遍的熬煮中变成了薄茶,到了最后,薄的只有茶的颜色,却成了水的味道。

罐罐茶,一个古老久远的动人故事,且不说黄晓明是否被杨颖此前翻出的旧照吓到一首柔情似水的田园小诗,一曲乡土气息的民间小调,一块撩人心魄的吸铁石。小小的砂罐里,装载着山乡悠悠岁月,盛满了农家生活的香甜,荡漾着淳朴的民俗风情,飘出了西北人的欢声笑语…

田文华,毕业于南京政治学院最关键的还要看它们的专业素质,现供职于甘肃省某委员会。业余时间撰写百余篇小说、散文等在《人民文学》《十月》等报刊发表。作品被收编入《读者》《神州魂》等书籍,先后发表新闻作品1000余篇,出版书籍2部,多次获军地各类新闻、文学奖。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罐罐

最喜欢的颜色:黑白配最喜欢的歌:遗失的美好最喜欢的歌手:阿桑

茶罐

乾隆茶罐,罐身球状,束颈,口径6cm,底罐13cm,高16cm,正中环围49cm,陶质,底部楷书环写:“乾隆伍拾六年(1791年)正月山茶正春立。”

通信联络是关键
玉林鸡骨草胶囊的功效
小孩不消化发热怎么办
小孩脾虚怎么调理
绵阳治疗白斑的医院
新疆白癜风治疗费用
痛经饮食要注意什么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