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圣记第章这是什么酒容易

来源:    作者:笔名    2021-05-04

问圣记 第6章 这是什么酒

月下的长廊走过来一名身着铠甲的神将。

铠甲沉重,甲上的羽鳞伴随神将的脚步发出清脆的声响,在这沉寂的夜色中回荡在后宫的院落里。

柏熹殿的门被翼王用真气推开,神将停住了脚步,站在廊上向翼王行君臣之礼。

“三青。”翼王唤了他的名字,“这么晚了,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注意到三青的手腕处被人砍了道口,伤口上草草地敷了些月见草,四周的皮肉都已红肿。

三青抬起头,面上淡淡的,唇齿微启,似乎怕扰了其他人的清梦:“寒国太子寒浇深夜突然闯宫,被我制住了,现在在大殿等候王的发落。”

翼王一惊,已料定寒浇必是为少康而来的。

“我知道了,你先去处理一下伤口,我随后就到。”翼王低沉的语调淡而远,仿佛蕴含着无法形容的力量。

听见翼王和三青的对话,翼后的心像被人提起来了似的。这位来历不明的寒国太子不就是杀害姒相,导致她女儿失踪的罪魁祸首么?想到这里,从四面八方汇集起来的酸楚自胸膛而起,顶上了鼻腔,迅速地朝她眼眶奔腾过去。

“好好看着少康,不许伤他一根汗毛,我去去就回。”翼王的话让翼后陷入了一种窘迫的惊吓里。在翼王心里,她或许已像个身具煞气的可疑之人。她想跟他解释自己的矛盾和痛苦,却已无力阻挡他离去的脚步。

翼王去寝殿换了装束,整了整衣冠,在三青的陪同下快步来到御书房里。那位寒国太子已被请到书房里,正坐在西侧品茶。他眉心微皱,见那太子也是一副少年才俊的模样,白皙的肤色、高挺的鼻梁、粉嫩的嘴唇,眉宇间藏着浓郁的杀气。他暗自运了道气,打开眉心的天眼探了探这位太子。

这位寒国太子竟然不是夏族的后裔!

翼王暗暗一怔,立即在脸上堆起笑意道:“不好意思,本王来晚了,让太子久等了。”

那太子一听到翼王的声音就回过头起身站立,露出一双深红色的眸子。他淡淡一笑:“翼王的神将大人武力非凡,将寒浇强制带到这里,哪里是什么待客之道??”

寒浇两道目光像鹰勾似地紧锁在翼王身上,自顾自的冷着脸坐下,给自己斟了杯茶。

面对寒浇咄咄逼人的态势,翼王只当他年轻气盛,毫不在意。他一脸平静的样子,令寒浇无从揣摩他心头的想法。他面南而坐,对寒浇说:“太子深夜造访,所为何事?”

自然成为重中之重。 “那我就长话短说,”寒浇挑眉道,“我父王灭了夏羿和姒相,却不料跑掉了姒相刚出生的皇子,我是来向翼王要人的。”

一切尽在翼王的意料之中。他忽然想起尚付带少康进宫的时候曾说过,为了避免仇人追杀,天帝的神识在封渊给少康赐过一道封印,哪怕近在咫尺也无法感应到少康的血脉之力。想到这里,他定了定神,平静地对寒浇说:“夏族王室的天赋血脉,但凡身具功法之人,相隔千里都能感应到。太子可尝试感应一下,便知那孩子是否在我梵宫之中。”

寒浇脸上如同覆盖了一层冰霜,不禁发出一声轻笑,眼神中蕴含着阴沉恶毒的深意:“早就试过了,翼王不会是用了什么功法迷惑我的神识吧?”

翼王了然地点了点头,然后反问道:“除非神族在世,否则谁能有那样的能耐隐去天赋血脉之气?”

“那姒相之妻是你翼族的公主,我不信她不回来!”寒浇不悦道。

翼王站起身,深吸了一口气,语音涩然道:“倘若后缗还在这世上,也不会下那场彼岸花雨了。”屋子里顿时沉寂下来,翼王默然片刻,缓步走到寒浇身边,像是难过又像是自责地对他说:“太子有所不知,后缗是我翼族孔雀大明王用翼后的血液与彼岸花炼化而成。倘若这梵宫中飘过彼岸花雨,便是后缗身归彼岸之时。”

寒浇暗暗一惊,他虽不懂佛家功法,也听说过翼族孔雀大明王的神力。再看翼王这神情,并不像是在编织谎言糊弄他。于是,他深深吸了一口气,问道:“可知那孩子去哪里了?”

翼王抬眼凝视着前方晃动的烛火:“我也想知道那孩子在哪里。或许,他被后缗带去彼岸了。”

寒浇神色怔然,他犹豫了一瞬,在烛火昏黄的光线下向翼王看过去。只见翼王面容悲恸,目光沉沉像是坠着千钧之重。于是他起身颔首,对翼王道:“既然如此,请恕寒浇深夜打扰。”

言罢,寒浇念动心决,身边顿时被蚕丝一样的气流缠绕,随即整个人都消失在翼王的书房之中。

“这是兽族的气遁功法,天蚕丝。”翼王长叹一声,陷入了沉思,“难道万年以前的那场浩劫又要卷土重来了?”

站在一旁的三青似懂非懂,面色焦急地问道:“王,翼族会有危险么?”

翼王神色郁郁,思虑片刻,对三青说:“那寒浇太子必定会留下耳目在梵宫中。从现在开始梵宫加强防卫,对于少康公子一事,禁止任何人走漏风声,违者格杀勿论!”

南宁妇科习惯性流产治疗多少钱
南昌治男科较好医院
深圳看白癜风医院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