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邪君第七百九十八章意外不断小轩加油节能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10-19

绝世邪君 第七百九十八章 意外不断 小轩加油

纯文字阅读本站域名同步阅读请访问

那突然的剑芒惊动了上万人,然而片刻,元皓在剑芒下,都是老眼一闪严肃,迅速的朝后退开百步。

而看着那剑芒,秦石的神色却是闪过些许的凝滞,那剑芒中的力量,竟叫他感到几分熟悉?

那力量,是剑宗之力?

“是他们?”秦石低声的轻喃了喃,显然是沒料到在这穷途之下,最后出手相救的竟是剑宗。

孔贤慧的黛眉轻轻蹙起,她知道秦石和剑宗的恩怨,只是沒想到竟会这般深切?光从刚才那剑芒上來看,她几乎就能够断定,这一次剑宗派出的家伙,那是足矣和元皓、景才相互睥睨的存在。

“好强大的波动…”

感受剑芒,无数弟子们和围观來的域外之人都纷纷惊叹,旋即不少人朝着秦石抛去怪异眼光,这秦石究竟是什么來头,竟然屡次有旷世大能的相助?

当然,若是被他们知道,秦石与剑宗之间的关系定会大吃一惊,那哪里是相助,分明就是想要來争着要秦石的命。

“光从刚才那力量來看,此人怕是已经踏入域境圆满,甚至在力量上还要压过元皓一层,在世能够发挥出这种剑力的家伙,怕是唯有那个地方了。”

“你是説,剑宗?”

众多的域外大能相觑一眼,神情再次严肃起來,加上剑宗,这八域之中,已经出现三域了,而最让他们惊讶的是,三大人界霸主,所谓的全部是这个少年。

“这xiǎo子真是不简单,难怪刚才连元皓都对他説出忌惮的话,若是他此次这能不死,将來必会成为乱域的大麻烦啊。”

“只是想要不死,怕是难。”一个人摇了摇头:“乱域深知这diǎn,更不会叫他离开。”

“那就看他的造化了。”

众人带有几分期待的将目光望向秦石,仔细算一算的话,人界已经许久沒有过这样的混乱了,平静久了,是该有个人出來打破僵局才行。

“景爷爷,你刚才就知道剑宗的人在附近,才叫我选择的宇文殇对不对?”孔贤慧松了口气的轻声问句。

景才负手的diǎndiǎn头:“嗯,我刚才就感觉到剑宗那老家伙的气息,他的气息集中在这xiǎo子身上,我也是赌一赌,选择宇文殇的话,他起码还有希望,但若是选择他,宇文殇就真的会沒命了。”

而説到这,景才揉了揉孔贤慧的三千秀发:“若是他死了,你这xiǎo丫头还不伤心死?”

“谢谢景爷爷。”孔贤慧挽着景才,娇羞的跳过这个话題,但她的俏脸上洋溢的那个甜蜜,却是遮掩不去。

看的景才摇了摇头,老眼朝着秦石瞄去,喟叹道:“希望这xiǎo娃娃,能够逃过这次劫难吧。”

现在所有的希望,全部都集中在这剑芒的主人身上。

元皓退后百米,老眼也是闪烁着灼灼怒火:“呵呵,真是让人意外,剑宗的客人既然來了,难道还不出來露个面吗?”

“桀桀桀,元xiǎo子,真是好久不见啊。”

一名骨瘦如柴的老者终于在呼唤中渐渐探出身影,这老者看上去极为羸弱,甚至不少人觉得,他就站在云霄中,若是有阵冷风拂过,很可能就会将他吹倒。

但就是这单薄的身影手中,竟握着一把无比巨大的大剑,那剑足足十米多长,两米多宽,十分厚重,光是目测,就要有上千斤。

而最夸张的是,这庞大到惊人的大剑在那瘦弱的老者手中竟然形同虚设?他就是随意的挥挥手,大剑竟是就沿着空中划过几道半圆,一轮月光,就是在大地劈开上千米的沟壑。

“风沙老鬼,是你?”

那老者一出,元皓和景才纷纷露出诧色,景才更是大笑出來:“呵呵,这xiǎo娃娃真是不简单,竟然连风沙老鬼都出现了?”

“景爷爷,这风沙老鬼是谁?”

“风沙,乃是上届剑圣宗主的左膀右臂,虽然在剑宗中沒有什么正式的身份,不过确实受到整个剑宗的尊重,其实力也是极为恐怖,不在你景爷爷之下。”景才老道背着手,眼神怪异的摇摇头:“不过,据説这老鬼从上任剑圣陨落之时就再也沒有出现过,沒想到今日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上任剑圣?您是説,那个剑道天才:奇青?”孔贤慧的凤眼闪过异样,关于那个奇青的传説,就是她这晚辈也是听过。

据説,那一年,奇青一人,足矣横扫整个八域,只是后來莫名的就陨落了,好像是被什么人追击,一次离宗之后就再也沒有过音信。

“沒错,那可真是个天之骄女啊。”

提到奇青,连景才老道的老眼里都忍不住回忆起來,闪过几分憧憬和羡慕之色。

“呵呵,三个护法,竟然对一个xiǎo辈下这般毒手,心胸之狭窄不説,难道就不怕给乱域丢人吗?”风沙散发出朗爽大笑,笑声不羁,穿透空间,传递向元皓耳畔。

盯着风沙,元皓的脸几次阴沉,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是他万万沒有料到的事,一个荒域已经很是麻烦,现在有多了个剑宗,而且还是那个剑宗最麻烦的角色。

“风沙老鬼,我敬重你是个前辈,给你理应的尊重,若是你來我乱域是为了作客,那我乱域自然敞开大门的迎接,但若是來捣乱的话,那别怪我不客气了…”

“不客气?唉,真是大言不惭啊,这xiǎo娃娃你杀不了,若是想要交手的话,那有什么招数,你使出來便是,我风沙照单接了。”

这风沙,十分速决,言语中沒有半diǎn的拖拉,大手冲着元皓伸了出去,勾动几下,笑了笑:“來吧。”

元皓一下子气结,这风沙的话无疑是在抽打他乱域的脸,但是面对风沙,他还是不敢大意。

“风沙,你知道你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吗?你这样,是在引起两大域的战争,那已实现和国际市场油价间接接轨个时候的结果,你承受不起…”元皓试图动摇风沙。

不过,他天真了,风沙讽刺的摇摇头:“呵呵,元xiǎo子,不用拿剑宗的名义來压我,老朽既然敢动手,自然就能承受的起那个后果…”

“你………”元皓的眼神彻底低沉,寒流闪动间,终是动了杀意:“好,那你想要将事情挑大,我就成全了你…”

“石峰、褚德宇,动手…”

三名乱域护法,骤然爆射,同一时间捏合手印,向风沙发动猛攻,风沙矗立在三人中央,始终是那么轻松,嘴角轻笑。

“呵呵,想要以多欺少吗?倒是挺像你们乱域的作风。”风沙讥笑的摇摇头,旋即他冲着秦石大剑一挥,那剑光竟从秦石周围交织成阵:“xiǎo娃娃,这次别跑了,在这里等我一会。”

秦石愣了愣神,忍不住的苦笑,这可真是出了狼群又进虎穴啊,但是他捏了捏拳,落在剑宗手上,总比落在乱域手中要强,起码那样八荒不会受到危险。

轰…

砰…砰…砰…

巨大的惊动再次从高空响彻,乱域三大护法这次都认真起來了,每一次攻击都十分刁钻,强悍。

三人能身为乱域三大护法,威震八域,那岂会是浪得虚名?

砰…

轰隆…

大战不断升温,所波及的地域也越來越广,上万米之内叫人都无法看到完好之处,一片狼藉。

但叫人悚然的是,风沙从三人手中游走,竟然还能够立于不败之地,偶有挥动几次巨剑,甚至会伤到三人。

这风沙,未免太可怕了吧?

“这老家伙,几百年不见,想不到修为竟又精进了这么多?”景才老道在远处护着孔贤慧,老眼都忍不住温热起來。

“该死…”元皓三人大骂声,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已经超乎他们预料太多,一时间元皓难堪下俩,冲着石峰使了个眼神:“石峰,抓紧,击杀那xiǎo子,只要他死了夺回八荒,这风沙老鬼不理他便是。”

石峰diǎndiǎn头,事情之严重他也发现了,为此先是迅速的朝后蓄力百米,而就是他这个动作,一眼便被风沙识破。

“桀桀,想要偷袭?那可不行…”

风沙侧过身,一击躲开元皓,冲着石峰抡起巨剑,那格力专利申请略情巨剑之威简直可怕,一举手,天就被他劈开了。

而未料,石峰接下來的动作却是让他微微吃楞,风沙在那巨剑剑芒下竟是诡异一笑,本來做好的蓄力动作一撤,胸膛突然浮起一座上千米的岩石大山。

轰…

咔嚓…

那剑芒直接就劈碎在山峰上,风沙不由的皱了皱眉,但也是在回过神之际,他猛的回首。

“风沙,看來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啊,你上当了…”元皓讽刺的笑了笑,穿透风沙的他,三个喘息间,一举拉伸出上万米远,古朽的身躯木然出现在秦石身前,他大手一挥,一掌拍出,一下贯穿秦石周身的剑阵。

“噗…”一股巨大的冲力,直接击穿了秦石的胸膛,十根肋骨俱断,一口嫣红的血止不住的喷出嘴角。

“秦石…”

“元xiǎo子,你敢…”

风沙大惊,孔贤慧撕心裂肺的拉住景才:“景爷爷,快救他…”

但一切,在这时好像都晚了。

“xiǎo子,你死定了…”

元皓的眼神如利刃一般,那股杀意爆射向秦石,高举起枯手,就冲着秦石一掌拍下。

砰…

然而,在掌风落下间,空间再次的裂开了,又是一道震撼寰宇的威压弥漫,扰动天穹。

“这里可真是热闹啊。”

---

晓浅在此祝愿,xiǎo轩中考顺利,考上理想的高中。

本书首发来自17k,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405

最快更新,阅读请。

东莞治疗白癜风费用
唐山白癜风医院收费高吗
营口白癜风较好的医院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