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木叶教师第十一章比试节能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10-19

火影之木叶教薛某、马某因涉嫌入室盗窃已被警方刑拘师 第十一章 比试

经过一年的磨练,河马寒宇已经有了很大的提高,现在就连旗木朔茂也不知道他的真正实力了,用河马寒宇自己的话说,也许论战斗力他同旗木朔茂还有些距离,但在某些方面,就连旗木朔茂也不得不佩服了。

还有河马寒宇的那个级外挂术,旗木朔茂亲身实验过,他最多能维持三个影分身,影分身本来就是分摊本尊的查克拉和精神力而形成的,维持影分身就等于有个人同时消耗查克拉,时间一长会造成虚脱,而在影分身收回时,众多影分身的记忆同时冲进脑海中,很容易造成脑瘫,成为白痴,更严重的,大量查克拉突然聚集,**承受不了负担就会爆炸。这也是多重影分身术被二代列为禁术的原因。

像河马寒宇那样,经历过三年脑癌的折磨,加上穿越的磨练,还有“天一诀”这样的秘术,拥有相当强悍的精神力。在分出影分身后,可以让影分身自行修炼“天一诀”,进而自行提炼查克拉,不会因为查克拉的不够而消失。让多个影分身同时修炼几种术,然后按照一定的原则吸收影分身的记忆,凭借强大的精神力和十分优秀的综合能力和理解能力,很快地化繁为简,去除糟粕,留其精华,实现量变到质变的控制。可以说,在某种意义上讲,拥有这样的影分身的河马寒宇几乎等于拥有了不死之身。

在三代的陪同下,木叶所有得到消息而且在村里的高手都前往木叶的第三修炼场去。

“钢手大人,我有一个请求。”河马寒宇非常诚恳的说道。

“讲。”钢手是个爽快的女人,一年来的愤怒马上可以泄了,她的心情是难得的开心。

“不论这场比试的结果如何,我请求允许我进入医疗班学习。”又是一个令人诧异的请求。

虽然医疗忍者在木叶有着很高的声誉,但对于大部分忍者而言,若非万不得已,是绝对不会选择成为医忍的。

“你想拜我为师?”钢手很好奇。

“不――。我想您误会了,我的老师永远只有一个那就是木叶白牙――旗木朔茂。我只想进医疗班学习,不需要拜任何人为师,我只是旁观,至于能够学到多少,那是我的天份问题。当然了,如果钢手大人需要其它条件作为交换,也可以提出来,只要我能够办得到。”

钢手看了看三代,见三代点头,也同意了河马寒宇的请求,不过她附加了一个条件,就是要河马寒宇替她办一件他力所能及的事情,至于是什么时间,什么事情都没有规定。

这样的约定,无疑是钢手占了大便宜,不过心态较一年前有很大变化的河马寒宇并不在乎这一点。

在三代的见证下,比试正式开始。

钢手借以闻名的怪力拳先攻来,不论是度还是气势比起一年前都有了很大的提高。再次令旗木朔茂惊讶的是,河马寒宇居然用自己最不擅长的体术和钢手斗。

钢手直拳攻来,河马寒宇身形一矮,“木叶烈风”,其实就是扫风腿。钢手是用拳的高手,而且是那种极为刚猛的拳,一旦被击中,就是必败之局,弄不好还会有生命危险。

但通常而言,善用拳的人,攻击力集中在上身,河马寒宇采用的策略就是攻其下盘,这点是从武侠里学到的。同时利用比钢手更加快捷的身手,游走在钢手周围。然而钢手之所以称之为“三忍”当然不会那么容易就让人现她的弱点的,她非常潇洒的抬腿,一个侧踢,迎向了河马寒宇的小腿。

“危险。”紧要关头,直觉救了他,飞踢出腿在半空划了到弧线,他整个身体凌空仰翻,退开三米远的距离。

一击未中的钢手,用力一顿足,地面顿时裂开一道道指头粗细的缝隙,如同干裂的稻田一般。

这还是女人吗?河马寒宇打了个寒颤,看来近战是行不通的了,只能先利用跳跃和遁术四处游走,避开纲手一轮有一轮的攻击,寻找着反击的机会。

这样的游击战术激怒了钢手,只使出六层的她也不再因为河马寒宇是后辈而刻意的保留,只见她双手平举,一把红色的查克拉手术刀出现在她的手上。查克拉实体化,这是高级忍术,只有上忍以上的忍者才使得出来。

见钢手拿出了武器,河马寒宇也不落后,右手高举,一把同旗木朔茂的白刀相似的查克拉武士刀出现在他的手中。

红色的查克拉和白色的查克拉交替闪现,没有兵器的撞击声,但观战的忍者毫不怀疑这样的查克拉刀会要人的命。在经验丰富的钢手面前,河马寒宇的体术确是不够看,在知道自己体术上同钢手的巨大差异后,河马寒宇立即改变策略,使用起了忍术。

“土遁结界――土牢堂无。”迅升起的土壁将钢手围困住,河马寒宇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钢手的查克拉在沿着地面流进自己的体内。

困在里面的钢手很是吃了一惊,很快掌握这个术的关键的她立即运气了自己的怪力拳,连续在同一个位置出击。

“砰”的一声巨响,钢手脱牢而出。作为有着“忍术博士”之称的三代的弟子的钢手又怎么可能会是一个忍法白痴了,如果真是那样,她也不够格称为“三忍”,更不可能成为以后的五代火影了。她的还击也是相当有力的。

钢手一记猛拳打在地面,地方顿时四分五裂,河马寒宇连闪身避开。

“毒雾”一阵黑烟从钢手口中喷出,迅向四周蔓延,不小心河马寒宇一阵晕眩,立即摒住呼吸,退出毒物覆盖的范围。

“水遁――大瀑布之术”被钢手打穿的地面冒出大量的地下水,形成一个十米高的瀑布向刚刚站稳河马寒宇冲去。

“土遁――土流壁”一堵高墙挡在了河马寒宇面前。

不过这堵墙在挡住了大瀑布的同时也挡住了河马寒宇的视线,他没看到,钢手急身冲到土壁前,又是一记大力拳,土流壁瞬间坍塌,巨大的水瀑布直接冲到了河马寒宇的身上,河马寒宇的身体竟然化作一摊泥,融在了水中。

“土分身。”钢手省悟过来。

“土遁――中心斩之术。”

钢手转瞬间翻身后退数米,河马寒宇的一个土分身破土而出。不过更引人注意的是突然出现在钢手身后的另一个河马寒宇。

“替身术。”看着眼前的钢手变成一截木头,河马寒宇的身影迅隐没在土中。

“水遁――流酸雨。”随着这个术,第三修炼场上的草木被带着强腐蚀性的雨水给腐蚀掉,连地面的颜色都变成了黑色。

“妈的!差点忘了,钢手是个用毒专家,比砂忍的千代老人家还要厉害。”河马寒宇心中骂道:“土遁――裂土转掌。”

地面出现了一条巨大的鸿沟,河马寒宇的身影从沟中冲射而出,直向钢手而去:“雷遁――雷切。”

“替身术。”在这关键时刻,钢手再次用出了替身术,摆脱了河马寒宇的攻击。

“查克拉之刃。”钢手的指间夹着三把月牙形的查克拉刃,随着她的手腕翻动,三道月牙儿划出三道弧线攻向河马寒宇。

“瞬身术。”河马寒宇刚才吸入了少许毒雾,现在身手敏捷度已经受到了影响,不得已将再次将这一逃命忍术用了出来,一直逃到了他认为的安全距离。

“停――”连续的躲避与进攻使已经中毒的河马寒宇有些吃不消,高喊道:“钢手大人,我认输了,再打下去,会要我的命的。”

河马寒宇紧捂着右臂,是被刚才的流酸雨给伤到了,非常诚恳尼克斯近来状况不佳的望着钢手,他是输得心服口服了,毕竟自己的战斗经验和实力同“三忍”还是有些差距的。

经过这番淋漓尽致的打斗,钢手累积了一年的怒火也泄的差不多了。

“钢手,可以了。”三代也话了,威严的脸上带着不容置疑的气势。

旗木朔茂跳到河马寒宇的身边,低声问道:“受伤严重吗?”

河马寒宇摇摇头,他也不是第一次受伤了,在陪旗木朔茂执行任务时,经常会遇到实力高强的忍者,受伤也就成了一种习惯。

“吉野正太。”钢手的声音响起来。

“钢手大人,有什么吩咐。”河马寒宇在钢手面前表现的格外的谦虚,没办法,疯女人我惹不起,难道我躲不起吗?你好强,那我就让你强吧!

钢手并没有如河马寒宇想象中的给他脸色,只是帮他治疗了一下伤口,同时给了他一颗自制的解毒丸。

离开了钢手后,河马寒宇明显的轻松了一截。

“我一直在想,你会这样躲到什么时候了?没想到今天突然就作了。”旗木朔茂难得的开着玩笑道。

“切!”河马寒宇知道旗木朔茂在想什么,这一年来,自己为了躲避钢手,基本上只跟旗木朔茂一起出任务,借老师的名义压压钢手。

今天是自己倒霉,撞到枪口了,要是再躲,只怕以后真的会和钢手成为死对头,那样可就不妙了,他可是很清楚钢手可是以后的五代啊!

“终于又可以活在阳光下了。”河马寒宇感叹着,“应该找个地方好好庆祝一下,去喝两杯怎样。老师?”

“不用了,陪你喝酒的人来了。”旗木朔茂指着向他们走过来的自来也,丢下一句:“早点回家。”就闪了。

“自来也!”想到这厮,河马寒宇一阵牙疼。

“小正太,好久不见了。”无良大叔挂着灿烂的笑容向河马寒宇问候道。

河马寒宇转过身去,装作不认识他的样子,没办法啊!他不冲过去臭揍自来也一顿,已经看在他是前辈的面子了,跟这种人,还是保持距离比较好,谁知道哪天,又会被他卖了。

自来也好一阵尴尬,知道河马寒宇还在气头上。

“吉野正太――”真不知道钢手什么时候同自来也这么要好了,居然也跟来了,不过刚才河马寒宇并没有看到她啊!

刚刚和钢手缓解了一下紧张的关系,河马寒宇不想再次弄僵了,所以只能转身回来:“钢手前辈,您找我有事吗?”被河马寒宇直接无视掉的自来也好可怜啊!

钢手指着旁边的酒酒屋,道:“没什么,准备来喝点东西,刚好看到你,进去一起坐坐?”

“嗯!”两人丢下自来也进去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钢手精神很好,看来刚才在第三修炼场的比试让她畅快了很多。

“听自来也说你跟断是好朋友。”钢手点了杯饮料,拿着勺子搅拌着,却没有喝的意思。

“算是吧!断是个热情开朗的人,跟他在一起很舒服,没有压力。”河马寒宇摸不准钢手的心思。

“我很奇怪,你应该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吧?”钢手很直接的问道。

河马寒宇心中一凸,难道她现了什么。“什么意思?”

“断确实是个很好相处的人,还有自来也也是,但是如果你真的只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的话,我想,你们是不可能成为好朋友的。”钢手说得很自信,显然对这两人她是真的很了解。

“就因为这?”河马寒宇放下心来,原来只是猜测啊!

“你说话的神态和语气都不想少年,你知道吗?一个人的身体外表可以伪装,可他的心理年龄是伪装不出来的。”不愧是医疗忍者出生,观察很入微。

“您很自信。”河马寒宇笑了笑,道:“也许您猜得没错,但有些时候,有些事情是不能按照常理来推断的。”

“你到底是什么人?”

“有一天您会知道的,到时候,或许您会觉得失望。”河马寒宇喝完杯中酒,道:“谢谢钢手大人的款待了,我还有任务,就先走了。”

经过坐在另一张桌子旁的自来也旁边时,河马寒宇停了下来,道:“自来也大叔,听说你那个徒弟真的很不错哦!有空时介绍我们认识一下吧!”自来也眼前一亮,不知道是因为河马寒宇终于正视他了,还是因为他那个优秀的徒弟。

因本人周日外出,不一定能及时更新,所以今天就多传一章,下一次更新时间要推迟到下周一了,请大大们继续支持,阿门!

佛山白癜风医院哪里较好
复方鳖甲软肝片有效吗
新乡牛皮癣医院有哪些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