劈天斩神第二千四百七十五章瞎叫唤啥节能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10-19

劈天斩神 第二千四百七十五章 瞎叫唤啥

“呼……”

果然,当气息攀升到,接近二级战皇境界时,慢慢趋于稳定。

或许还需要一个契机,逸尘就能成为二级战皇。

可就目前来说,这已是最好的结果。

“这……”

灰老头忽然发现,随着逸尘的呼吸调整,气息又回到了之前的状态。

若是没有见到逸尘的恢复,只怕会以为,逸尘还是和刚来通墟镇时的修为一样。

即使是灰老头仔细查探,也窥视不出逸尘的真实修为境界。

也就是说,只要逸尘愿意,就可以随时收敛气息。

不用像原来那样,刻意的压制,从而让别人不容易,查探出逸尘的修为。

恢复修为甚至稍有长进,对于逸尘来说,是一件非常高的事情。

在半山庄园,按理说不会存在太大的危机。

接下来,逸尘要做的就是稳固修为,将不到二级战皇的境界,完完全全变成自己的。

另外,无需闭息,也能隐藏自己的修为,在以后的战斗中,能够最大程度上的迷惑对手。

郁陏在小楼内吸收天地灵气,有郁闷在一旁守着,到了十天之后,逸尘便主动进入小楼。

继续为郁陏输入生机之力和木之精华,并检查这十天来,郁陏的伤势变化。

和预想的一样,有了生机之力的保障,被医者认为有可能伤及到郁陏的天地灵气,有序的渗透到郁陏的身体之内。

和炎燕娃娃脸不同的是,郁陏并非通过天地灵气,来加速提升自己的修为。

而是将渗透到体内的天地灵气,转化成对抗伤势反复的能量。

疗伤圣手,远比一般的医者疗伤,效果要好得多。

而且,也不用寻找大量的药材,作为稳定伤情的保证。

生机之力,木之精华,加上天地灵气,原本就是恢复郁陏伤势的‘灵丹妙药’。

被徐大终止提供的药物,在逸尘看来没有实质性的作用。

只给人以瀑布飞流直下要郁陏按照逸尘的要求,进行一步步的调整,痊愈指日可待。

“徐大是不是两面族实力最强者?”

在检查郁陏伤势的时候,逸尘有意无意的问起了郁闷。

“五级战皇,虽然不是两面族的第一强者,也算是最强者之一吧。”

郁闷没有隐瞒,尽管徐大哥仨对郁陏父子多有打压,但郁闷依然承认,徐大的修为实力,要比自己强上不少。

整个两面族,就只有老族长一个人,是明面上的六级战皇。

至于是否还有隐藏在暗处,别人不知道的高阶战皇存在,郁闷无法判断。

原本郁陏的修为,并不比徐大差了太多,基本处于同境界之内。

若是一对一的较量,郁陏或许能仗着自己的经验丰富,占据一定的主动。

然而,郁陏和三体族的第二战失利,伤势颇为严重。

即便是在逸尘的帮助下,郁陏能尽快恢复,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和徐大势均力敌。

实际上,郁陏受伤以后,基本就放弃了,要赶超徐大的念头。

徐大比郁陏年轻几十岁,又是两面族的副族长,得到的修炼资源,远远多于郁陏。

哪怕之前双方实力在伯仲之间,从现在开始,郁陏也只能接受,自己永远处于下风的事实。

“你不会是想……招惹徐大吧,我爷俩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

郁陏被逸尘的问话吓了一跳,连忙警告逸尘。

如果是几年前,郁陏没有受伤的时候,即使徐大实力再强,郁陏也不会有胆怯心里。

如今不同往日,该低头就得低头。

郁陏只是希望,自己能早一天恢复,郁闷最终赢得最后一战。

其余的,暂时没心思考虑,更不想节外生枝,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你当我傻啊,随口问问而已。”

逸尘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说道。

才恢复到一级战皇的境界,要是跟一位二级战皇动手,心里倒也不怵。

不管胜负如何,逸尘的小命总能保住。

徐大乃是五级战皇,比逸尘高出四个层次,实力招惹不在同一等级。

逸尘再自大,也不致于主动和徐大较量,除非是修为之外的东西。

第一个十天,逸尘很老实,没有离开半山庄园半步。

只是抽空稳固修为,并在半山庄园内游荡一番,熟悉一下环境。

由于郁陏的伤势恢复很好,逸尘的心情也放松下来。

为郁陏补充了生机之力和木之精华,让郁闷陪老爷子进入小楼之后,逸尘便继续在半山庄园内溜跶。

这一次的方向,是接近半山庄园大门的一段。

虽然并不需要,这样浓度的天地灵气,但逸尘不会排斥,半山庄园中的和煦空气。

明明是大热天,半山庄园内却和春天一般。

空气中充满着清新的味道,深吸一口,让人心旷神怡。

“站住!”

沉浸在舒适之中的逸尘,忽然听见了半山庄园门卫的一声断喝。

不由得停住了脚步,把目光投向大门方向。

逸尘是郁闷亲自带回来的客人,又在大门口轰伤了梁赖发,也算是给两名门卫报了仇。

照理说,逸尘在半山庄园内溜跶,不致于引起门卫这么大的反应。

可门卫的声音,确实传入了逸尘的耳中,很清晰,不可能听错。

“小六,我又没进半山庄园,你叫什么叫的,跟特么狗一样。”

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响起,逸尘一看却是熟人。

张Uber开始对中国的意向投资者进行游说;7月7日口就骂的那位,是在郁陏小院前,挑衅娃娃脸和炎燕的徐小三。

而徐小三的身后,赫然站着修为达到了三级战皇的徐双。

被小六警告,徐小三压根就没当回事儿。

不仅没有站住,反而往小六身边靠近。

虽然只有一级战皇层次的修为,徐小三未必能应对小六和小海的联手。

但是,徐双可是堂堂三级战皇,再加十个小六这样的一级战皇,也不够人家消遣的。

狐假虎威的徐小三,斜着眼睛,乜视着小六。

“郁少爷说了,这附近不许闲杂人等靠近……”

小六自然知道,自己惹不起徐家兄弟。

可既然身为半山庄园的门外,就必须担负起这个。

尽可能的解释清楚,让徐小三和徐双二位不好惹的家伙离开。

“放屁!老子怎么会是闲杂人等,我二哥乃是两面族的长老,可以去任何地方。”

不等小六说完,徐小三就跳起来呵斥着。

手指几乎指到了小六的鼻子上,倒是没有出手伤人。

“半山庄园是老族长送给郁少爷的,除非郁少爷许可,否则谁也不能进去!”

小六坚持己见,虽然有些胆怯,却并没有退缩让步。

在郁陏受伤,郁闷离开两面族的情况下,小六被梁赖发欺负,都没有放弃坚守岗位。

现在,郁闷回归半山庄园,老爷子也在里面疗伤。

小六更是不肯失职,即便是遭到徐家兄弟的打压,也必须看住这个大门。

“混账东西,什么狗屁的郁少爷,连长老的职位都没有……”

“小三,别说这些没用的,直接点。”

见徐小三又要和小六吵架,徐双皱了皱眉头,阻止道。

像徐小三这样的蠢货,当然不知道天高地厚,就以为自己是天下第一了。

徐双却很明白,擅闯半山庄园,就等于无视老族长的命令。

不要说自己只是一位小小的长老,就算把自己的老大叫过来,也未必管用。

再说了,郁闷毕竟是四级战皇的境界,之前一挥手,就能将徐双轰出老远。

徐双可不愿意,这样的悲剧,重新再来一次。

“噢……那个小六,我是来找那个娃娃切磋的,上次还没分出胜负呢,赶紧叫他滚出来。”

徐小三看了看徐双一眼,心领神会,立即和小六说道。

在半山庄园门外转悠,严格说起来,算不上骚扰郁闷。

只要徐家兄弟没有进入到半山庄园之内,小六还真的找不出理由,让他们离开呢。

“我只不过是个看门的,小海又不在,没办法进去通报。”

说起来也可怜,这么大的半山庄园,竟然只有两个门卫。

大多数时候,真正站在大门口的,就只有一位。

另外一位,还要时不时的,去半山庄园内外巡逻一番。

虽然是两面族内部,极少有外人进来,除非是郁闷的朋友,或者是两面族的高层。

但是,恪尽职守的小六小海二人,依然按照要求执行,没有半点马虎。

“废话这么多,让你去叫就去叫,一个破大门,有什么好看的,老子又不会背走!”

难得的和颜悦色,已是徐小三的最大忍耐限度。

小六居然拎不清,装傻充愣的。

“不行。”小六不敢回骂徐小三,只能坚持原则不为所动。

“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这是给郁闷面子,既然你不识好歹,那就……”

徐小三上前一步,挥拳便向小六砸去。

吃准了小六不敢反抗,徐小三这一拳打的是毫无顾忌。

啪!

清脆的响声传出,却不是拳头砸出来的沉闷声。

小六一愣,身上没有半点不适的感觉,便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徐小三。

“啊……”

拳头伸至空中,还没靠近小六呢。

徐小三就忽然发出一声惊叫,赶紧缩回拳头,变成手掌捂住自己的脸庞。

安络化纤丸和复方鳖甲软肝片成分有什么区别
孩子不爱吃饭
精液变黄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