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都希望可以住在山林中节能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10-19

一直都希望可以住在山林中,有一个小院,养一池月光,种一地幽兰。晴方日好的,静坐在小院里,煮一盏茶,闻着花香,静看流年,守候,就这样,过去,静好。 从来都喜欢山河简净,盛世长宁的日子,浮华的喧嚣,没有迷乱的俗尘,只有万物相依,无华岁月。如兰,在幽谷中安静的绽放。喜欢空谷里的幽兰,不着一丝浮华的痕迹,她处寂静山林,荒寒空谷,远离了热闹繁华,五味人间,却从未抱怨,反而将自己的一颗心修炼的更加质朴,简单。其实,简单就是至美。处在幽谷深山兰没有袅娜的身姿,没有缤纷的颜色,更没有妩媚的容颜,却是世人心中永恒的至美。多少人,行走在山谷间,只为了找寻那一抹芳香,又有多少人,出离烟火红尘,走进山林空谷,与兰做了知己,守候了一生的光阴。 兰花独具质朴文静、淡雅高洁的气质,亦有着一身铮铮的铁骨,人亦是历来把兰花看做是高洁典雅,坚贞不屈的象征,并与 梅、竹、菊 并列,合称 四君子 。在文人墨客的诗句中,兰花通常都是隐逸高洁,出尘飘逸,以及傲然挺立的形象,她亦是代表了世间行人,文人隐者一生都在孜孜不倦的追求着的精神境界:即使一箪食,一瓢饮,居陋室,尝百草,也不愿被被任何人任何事改变初衷,即使在红尘中过到踽踽独行,形影相吊亦也要坚守那一身铮铮的铁骨。历史的长河中有多少人以兰作诗,借以表达自己心之向往的山水隐士的以及纤尘不染,坚如磐石的境界,又有多少人,如兰,洁净的绽放在山林空谷,不爱世间繁华,只愿守着内心的洁净,守着灵魂的高洁,守着心灵的伟岸终此一生,从容绽放。 古典通常以 兰章 喻诗文之高美,以 兰交 喻友谊之真切, 寻得幽兰报知己,一枝聊赠梦潇湘 ;也有借兰来表达纯洁的, 气如兰兮长不改,心若兰兮终不移 。然而更多的是借兰花表达自己内心的高洁以及对一袭山水,一枕寒流,远离人世纷扰生活的向往。其实,诗词书写的是真实的人生,而人生又何尝不是在演绎着诗词,在漫长的人生历程中,兰花典雅高洁的特质锤炼出世人心中飘逸的人格理想,在人们的品咂中改写了人生,淡雅了气质,升华了品格,闪现出了与人共鸣的思想火花。 孤兰生幽园,众草共芜没。 虽照阳春晖,复悲高秋月。 飞霜早淅沥,绿艳恐休歇。 若无清风吹,香气为谁发。 ------------唐《兰花诗》 孤寂的兰花生在荒芜的园子里,四周杂草丛生。春去秋来,四季轮回,清淡的春日生机,热烈的艳阳高照,消沉的秋夜月色,萧瑟寒凉的冬日落雪不停的交替着,如人生,起落有定,自成风骨。霜雪开始降落了,不知道兰花还能够支撑多久? 不是有清风吹拂,传递清香,这兰花的香味又到底是为谁在开放呢? 兰花是高洁的隐士,宁愿孤独一生,也不愿被庸俗侵扰。我想,在这幽静的院子里,兰花一定是在为懂得她的情怀的知己友人而开放,正所谓 要员工明白要做事先做人的道理。从饭店的规章制度到饭店后期发展培训开始士为知己者死 ,如果此生没有遇上懂得的知己,兰花怕是宁愿孤独终老,也不远将自己风华绝代的过程在庸俗的世人面前展现,因为俗世的一粒尘埃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将她惊扰,再也回不去当初的模样。 李白也曾在仕途上拼搏,然而仕途的黑暗与险恶,凝固了他的一腔热血,后来他宁肯散尽千金,但求一醉,也不为御用文人。纷扰过后,他将自己放逐在山水之间,游历山川,融入自然,酒如豪肠,排遣郁悒。他深信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不是狂傲,不是不羁,而是难得的通透清醒;在天姥山上他高歌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新颜。 李白是豪放的,他的豪放亦透露着隐逸的情怀,他脱离仕途,纵情山水,醉酒后写出千古诗篇,他秀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李白的志向是清高远大的,俗世的华美诱惑于他而言不过云烟过眼,他如幽兰,开在山谷,隐在人间,宁愿孤芳自赏也不远被俗世玩弄于鼓掌,所以他选择做了一株幽兰,守着心中最真实的理想,在朴实无华的岁月里,在清淡幽静的山水间,遇见最初的自己。 兰若生春夏,芊蔚何青青。 幽独空林色,朱蕤冒紫茎。 迟迟白日晚,袅袅秋风生, 岁华尽摇落,芳意竟何成。 ----------唐 陈子昂《感遇》 兰花挺拔萧洒,风度翩然,姿色俊秀,幽艳吐芳,香气四溢,清雅沁人,有着压倒群芳的风姿,但是她从不刻意在世人面前渲染自己,只是独自幽居空林,内心澄澈,守着寂寞的年华,与山水草木淡然相处,不惊不扰,任凭岁月世事变迁,她依旧不改最初的颜色。纵算孤芳自赏,无人问津,也依旧平静的守候在灵魂最初的家园。 兰花不象菊花那样昂首怒放,自命清高;亦不象牡丹那般浓妆艳抹,雍容华贵。兰花花朵冰清玉洁,叶儿青葱翠绿,显得幽雅清秀,独具风采。然而就是这样花枝繁茂,欣欣向荣的朵,在秋日里亦是躲不过秋风萧瑟,岁华摇落,芳意消逝的命运。其实,人与万物,生存于世,就要从容的接受生死起落的无常命运,所谓因果有缘,起落有定,到了,一切终归尘埃落定。就如这兰花,春夏之际自有琼花玉叶,晶莹皎洁,但是秋日来临,她的芳华便不再如初,一切归于萧索,枯枝落叶化作一抔净土,平静的掩盖了风华绝代的过往。无需不舍,亦无需不甘,这是自然的风骨,命运本无常,世间无长绿,要做的就是淡然心性,平静的接受起落无常的。 这首诗寓意凄婉,寄慨遥深。诗人借花草之凋零,悲叹自己的年华流逝,理想破灭。 香草凋零、美人迟暮,英雄末路的意境,跃然纸上,抒发了诗人美好理想难以实现的深沉苦闷和生不逢时的自伤之情 。其实,本不必悲叹,亦无需彷徨,人生路途,若只是一马平川,少了风雨坎坷的历程,又何来万代风华,挥斥方遒的过往。行走在途中,我们享受的本就是浮浮沉沉的人生,也是过程在岁月的风沙中教会了我们更多,让一颗心逐渐被世事打磨的温润如玉,清瘦充盈。就连草木都要从容地接受轮回的四季里凋零的命运,何况是与草木同在的世人,所以人生失意是大可不必慌乱,只要勇敢面对,明天依旧会如约而至。意乱情迷之时,大可选择做一株幽兰,不去在乎人世的许多,只静守心底最真实的渴望,让一颗心淡泊如水,只要做到宠辱不惊,花依旧会开,水依旧东流,未来,如期许般美好,简净。 我爱幽兰异众芳,不将颜色媚春阳。 西风寒露深林下,任是无人也自香。 -------------明薛《兰花》 有人说,兰花是孤寂的,也是清冷的,她独自幽居深林或空谷,誓不与红尘往来,即使有明媚的颜色,怡风姿,也无法展现自己的美丽。可是我却想说,美丽不是拿来炫耀的资本,真正的美丽是内敛,沉静的,无论是在浮华喧嚣的人间剧场,还是处在山寒水瘦的寂静山林,她都绽放如初,不因是否有世人的惊扰而改变了自己的模样,就如空谷中的幽兰,在西风寒露之下,在荒寒古林之中,即使没有华丽的人间舞台,也依旧从容开放,无论是否有人欣赏,也依旧散发着清逸的花香。 在这个慌乱的人间剧场,有人有誓与红尘同生死的勇气,也有人有静坐山林无怨悔的决心。兰花冰肌玉骨,幽香醉人,清新高雅,自成风骨。兰花有着独立的思想和遗世的高格,她不似牡丹,玫瑰成了世人手中的玩物,在富贵荣华的温柔乡中丢失了心性,惨淡了人生,做了世人附庸风雅,装点门面的牺牲品。梅花,是高洁的君子,虽生于深谷,却不以无人而不芳;虽长于山林,但不贪恋人间烟火的味道。任世间风云变幻,沧海又桑田,兰花依旧守着内心的真纯,不慕繁华,不求闻达。在那片山林里,做着一个寂静悠长的梦,若有朝一日,华梦初醒,依旧会有一些看不见的时光,化成碎片,骄傲的流淌。人生当如兰花,不必一味的追求奢华,守着简净的光阴,在老去的渡口里,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爱自己真实要爱的人,不问结果,不管对错。有朝一日,因缘到了,便是归宿。 兰生深山中,馥馥吐幽香。 偶为世人赏,移之置高堂。 雨露失天时,根株离本乡。 虽承爱护力,长养非其方。 冬寒霜雪零,绿叶恐雕伤。 何如在林壑,时至还自芳。 -------------明 陈汝言《 兰 》 都说草木无情,随意凋零,可是我却觉得,人间草木是这三千中最信守承诺的生灵。无论岁月老去多少年华,她都依旧在约定的季节里枯荣,春季破土萌芽,夏日开花结果,秋日枯黄凋零,冬季与泥土常伴,无论哪个季节,都带着使命。纵算是山与水的相对,也会有相看两厌,心生倦怠的一日,可是草木在人世间轮回,却亘古不变的守候着一个永恒的承诺,无论哪个季节,无论繁华还是落寞,也不论岁月走过了多少个春秋更替,她都会循着宿命的轨迹行走,不偏不倚。试问这样的草木与变幻无常的世事和阴晴圆缺的人生相比,是无情,还是深情? 兰,是万千草木中的一种,固然也坚守着那个永恒的承诺。然而与其他的草木相比,兰花又有着沐春秋洗礼,经风霜雨雪而不低头的顽强。真正的幽兰,生长于山林,不虚华,不浮躁,香气四溢,瘦山瘦水滋养的骨血,出尘的气质,只属于这清简的山林。她本就是云台清净客,受不了人间烟火的熏扰。在空谷里,她还是她,瘦减繁华,超凡脱俗,但是有人爱兰,但这爱太过霸道,将其移植,载种在饱经沧桑的五味人间,殊不知,只要一点点的人间烟火就足以将兰呛的泪眼迷离,再无幽香的味道。其实,人间草木也好,俗世各人也罢,都有自己既定的归宿,只有在属于自己的舞台,才会宠辱不惊的绽放。 所以,如果爱兰,就不要打扰她的宁静,她有属于自己的轮回的宿命,会在约定的季节里,约定的山水间,从容绽放,散发清香。兰是人间君子,所以自有自1千米以内是雾己的坚守,她将一生许给了空谷山林,固然只会在那样的地方摇落芳华。人世的繁华,红尘的热闹,看似诱人,实则与她,都再无瓜葛,她只想在这寂寞的山水间,过到世事忘机,绿云无扰。 身在千山顶上头,深岩深缝妙香稠。 非无脚下浮云闲,来不相知去不留。 -------------清郑板桥《山顶妙香》 一直都很佩服绿竹 立根原在破岩中 的坚韧,却不曾想兰花也有这般傲人的身姿。千山顶头,深岩深缝,看似渺无生机的地方,却生长着遗世独立的一株兰花,她白衣胜雪,坚定的挺立在万丈山头,俯瞰着烟火人间,芸芸众生,在她的眼中,独留慈悲。人生最妙的便是绝处逢生,在山穷水尽的地方走出柳暗花明的风景,如这山间的兰花,以风雨为滋养,用霜雪做养分,从荒芜中开出花朵,将自己之置于死地而后生,任凭风吹日晒,霜打雨淋,也依旧固执的坚守,始终相信,可以走出别样的风景。其实真正成功的人生,不是富贵悠闲,而是跋山涉水,从荒凉的绝境中走出季季逢春的风华。 有着扬州八怪之一之称的画家郑板桥的作品富有思想性、创造性、战斗性,形成了自己独树一帜的艺术风格--板桥风格。因而他笔下的兰随了眼中之景,亦是呈现出诗人疏放不羁,豪放飘逸的性格。那株兰花,独自迎风于人烟稀少的高山岩峰之中睥睨万物,任凭浮云穿梭,去留无意。千百年来,世事消长,飞云乱渡,兰花依旧固执的在那峭壁悬崖中坚守一生不变的风景。 诗人郑板桥一直向往这样的生活:茅屋一间,新篁数竿,雪白纸窗,微浸绿色,此时独坐其中,一盏雨前茶,一方端砚石,一张宣州纸,几笔折枝花。朋友来至,风声竹响,愈喧愈静。这世间,所有的别离都是重逢,所有的缘灭都有缘起,所有的花落都是。人生的大境界是身处车水马龙的闹市,内心依旧修篱钟菊,不为浮华所动。在那个虚靡喧嚣的朝代,诗人是难得的清醒,在热闹非凡中,诗人却品出了孤寂与安宁,他说愈是喧嚣的地方愈是宁静,这般的超脱物外,不被妄念浮云遮眼,俗世的你我真不知要修炼多久的光阴,才能如诗人以及那株兰花一般坚守心中的执念,清醒澄澈,终此一生,无怨无悔。 学会做一个淡若幽兰的人吧,不以无人而不芳,不因清寒而萎琐。《孔子家语》中说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即与之化矣。是说与兰同住,时间久了便闻不到花香,那是因为你已经为兰所同化,周身也散发着兰花般的香气,有着兰花淡雅出尘的气质。 种一株兰花吧,不需要高贵的品种,只需要简洁出尘的心灵,或许不在山林,也不在幽谷,但是只要有一颗寂静的心,那株兰花,自会淡然开放,芳香环绕。 种兰花,其实种的是一份心境,这心境,慈悲简洁,安宁如水。任凭窗外人潮滚滚,我只愿在每个寒来暑往的日子里,与这株草木,随缘而安----------- 梅清欢 落笔于江南 乙未年 初秋

益阳治疗白癜风的医院
中暑
吉首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