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黑巨额财产罚没案引争议营养

来源:    作者:笔名    2021-01-13

本讯(邵春雷)近日,多位法学专家在京研讨一起因组织、领导黑社会巨额财产被罚没案,专家就本案所涉及的法律问题展开了论证。法学专家在认真听取当事人曹某及委托代理人张铁雁的案件陈述,并仔细阅读了案件卷宗及相关资料后,形成一致意见认为,关于财产部分,法院判决有瑕疵,当事人可通过法律途径主张自己的权利。 当日,著名法学家江平等5位法学专家出席,多名法律工作者及相关媒体参加。 案情回放:因组织领导黑社会被判刑财产被罚没 10年前,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0 )鞍刑一初字第58号判决书(以下简称《第58号判决》)认定:被告人曹某自1996年 月以来,为稳固壮大经济实力,实现非法控制当地行业的目的,罗人员,形成稳定的犯罪组织。 该组织以曹某为组织、领导者,即首要分子,以行为人丁某刚、程某涛、刘某良、张某昌、刘某山为骨干成员,以行为人李某、刘某才、侯某峰、侯某忠等为追随者,以再加上驾驶人员无证驾驶暴力、威胁和其他手段有组织地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称霸一方,聚敛财产,严重破坏了当地的经济和社会生活秩序。 被告人曹某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并指使他人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已构成故意杀人罪,鉴于因其意志以外的原因而犯罪未遂,可依法对其以故意杀人犯罪减轻处罚;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4人轻伤,已构成故意伤害罪;指使他人在商品交易中,违反工商和市场管理的相关法规,以威胁手段强买强卖、强迫他人接受服务,社会影响恶劣,已构成强迫交易罪;指使他人故意损毁公共财物,数额较大,已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采用贿买方式,指使他人作伪证,已构成妨害作证罪;明知他人系犯罪嫌疑人,而为其提供钱款,帮助逃匿,已构成窝藏罪;违反土地管理法规,非法占用耕地等农用地,改变被占用土地的用途,数量较大,造成耕地大量毁坏,已构成非法占用农用地罪;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现金20万元,为他人谋取利益,已构成受贿罪;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给予国家工作人员财物,已构成行贿罪。 鞍山市中院判决,被告人曹某有期徒刑20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并处罚金50万元、没收个人财产40万元,并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顾某波经济损失2000元,非法所得200万元,依法没收,上缴国库。同时判决公安机关清查的财产中属于曹某等人的财物及其收益的,以及用于犯罪的工具,依法追缴、没收。 当事人:对财产执行有异议 刑满释放后,曹某对《第58号判决》中财产部分判决结果存质疑。他认为,该判决严重侵犯其本人及相关人员的财产利益。 研讨会现场,专家依据曹某及其委托代理人提出的三个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首先,被处置的涉案财产中的一部分属于黑社会性质组织以外的案外人曹某舜,而曹某舜并未参与该组织,亦并未对该组织进行经济上的支持,司法机关将案外人曹某舜的财产一并处置是否符合现行法律规定? 其次,在被处置财产中,属于曹某部分的财产,是否应当全部认定为涉黑财产?司法实践中应当依据何种标准区分涉黑财产与非涉黑财产? 再次,从程序法角度看,依据相关法律规定,未经人民法院生效的判决,任何机关、个人都无权随意处置相关涉案财产。 按达到了炒作目的照鞍山市中院的判决,其仅概括性深入查找差距地认定属于非法所得的部分,依法予以没收,却并未将应当属于非法所得的财产范围予以明确。这种做法是否符合现行法律规定? 专家:财产执行部分当事人应主张权益 参与论证的专家在听取了曹某及其委托代理人的情况介绍,认真审阅了本案阅卷笔录和相关材料后,根据案件事实和相关法律法规认为,2016年11月4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明确指出要严格区分个人财产与企业财产、违法所得与合法财产、涉案人员财产与家庭成员财产。结合本案,司法机关在处置该案涉案财物时,并未严格区分个人财产与企业财产、涉案人员财产与家庭成员财产。曹某是黑社会性质的组织者,而企业作为独立的民事主体,其具有独立财产权,对曹某个人犯罪的处罚不得牵连相关企业。 另外,本案被处置的部分财产并非曹某所有,而应当归案外人曹某舜所有,曹某舜本人并非曹某黑社会性质组织的骨干人员或参与者。因此,归属于曹某舜的财产,在判决生效后应当及时归还。 专家还指出,《第58号判决》认定,曹某组织、领导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自1996年 月起逐步形成。然而,在公安机关扣押的涉案财产中,大多是曹某在1996年以前获取的,财产获取的时间均早于黑社会性质组织形成的时间。 因此,认定这些财产系因黑社会性质组织违法犯罪活动行为获取、通过组织行为聚敛的结论明显错误。 其次,《第58号判决》第二十七项笼统判定: 公安机关清查的财产中属于被告人曹某等人的财物及其收益,以及用于犯罪的工具,依法追缴、没收;公安机关扣押被告人韩某义、孙某明、穆某、王某伟、洪某款物中属于非法所得的,依法没收。 显然,此部分判决并未将公安机关扣押财物的性质一一予以甄别,也未明确本案中涉黑财产的范围、种类及相应数额。 再次,从程序法的角度看,审理本案并作出判决的法院为鞍山市中院,而执行法院却为辽阳市中院。 依据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关于刑事裁判涉财产部分执行的若干规定》的相关规定,本案中,财产部分的执行原则上应由鞍山市中院进行,鞍山市中院也可以委托财产所在地的同级法院辽阳市中院执行。若鞍山市中院并未委托辽阳市中院执行本案财产部分的裁定,擅自执已经开始在香港通过向特定机构投资者发售的方式出售所持有的全部友邦保险股份行本案财产部分的行为则严重违反程序法的规定。 本案中,原审法院对曹某案财产部分的判决及处置明显违背法律规定,申诉人可依法向相关机关提起申诉。 根据2014年11月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关于刑事裁判涉财产部分执行的若干规定》相关规定,以及2015年1月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发布的《刑事案件申诉指南》相关规定,申诉人曹某及案外人曹某舜均有权向有关机关对本案判决中的财产部分提出申诉。 另外,对《第58号判决》中未涉及的本属于佟兴集团的其他财产,在曹某被采取强制措施后,由当地政府相关机构无正当合法依据长期占用、至今拒不退还的,曹某、曹某舜等权利人亦可另行提起民事或行政诉讼,以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昆明试管婴儿专科医院
西安宫颈糜烂治疗哪家好
南京好医院妇科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