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部分貧困村負債脫貧現象拆東墻補西墻

来源:    作者:笔名    2019-11-11

  聚焦部分贫困村“负债脱贫”现象:拆东墙补西墙

  近期在江西省部分贫困村调研发现,由于一些扶贫项目补助标准偏低、所需配套资金较多,一些贫困村推进扶贫项目的配套压力较大,“负债脱贫”现象时有发生,尤其是在道路、饮水安全、村庄整治等基础设施建设方面而贫困村的集体经济不少都是名存实亡的“空壳子”,无力偿还这些债务

  生活虽改善,债务增加了

  江西省吉安市遂川县珠田乡大垄村是江西省“十二五”省级贫困村大垄村村支书王建红告诉,由于地处偏远山区,生存条件恶劣,全村2000余人一直脱贫困难

  近年来,随着国家扶贫力度的不断加大,大垄村迎来了修路、改水、建学校等一个个扶贫项目,群众生产生活条件明显改善然而,由于国家有关扶贫项目补助标准偏低、所需配套资金较多,在条件改善的同时,大垄村的负债清单也不断拉长,负债额大幅攀升

  村里的负债清单上列着这样一笔笔债务:

  2008年修一条5.2公里的通村公路,交通部门按每公里10万元的标准拨付工程资金,但施工成本却高达每公里32万元,路修通后村里负债近70万元;

  2010年实施农村饮水安全工程,水利部门按每人400元的标准拨付工程款,施工成本是每人700元,虽解决了近1000人的吃水问题,却负债30余万元;

  2011年村小学改扩建,教育部门负责校舍建设资金,但村里要负责征地,负债9万元;

  2013年实施危桥改建工程27.4米,上级部门按照每米8000元的标准拨付工程资金,实际施工成本40余万元,至今还欠着20余万元

  调查发现,由于扶贫项目配套压力大,当前贫困村“负债脱贫”的现象并不少见

  吉安市交通运输局县乡公路管理处副处长刘祥志告诉,当地“十五”“十一五”期间农村公路建设欠债为12.3亿元,截至去年底,已偿还了三分之一,还有8个亿左右未还

  “拆东墙补西墙”

  调查发现,一方面贫困村在完善基础设施、推进扶贫开发中欠下一笔笔债务;另一方面,由于村集体经济大多名存实亡,基本无力偿还脱贫中欠下的债务

  以大垄村为例,村委会将办公楼下面的三个铺面出租给村民,每年的租金能有八九千元,这基本上就是村集体经济的所有收入,“想要依靠这点钱来还清100多万元的债务,根本无望”王建红说

  井冈山市茅坪镇马源村党支部书记魏成芳告诉,他们村里一年的转移支付总共6万多元,再靠向对口扶贫部门争取一些资金,勉强维持村“两委”的正常运转“村组干部的工资、办公费都从这几万元里面开支,基本拿不出钱来搞公益事业,更不要说还债了”

  多位受访的贫困村负责人表示,村本级没有集体经济收入,施工老板找上门来讨债,村里只能找乡政府借来年的财政转移支付,或挪用其他项目的钱还债,“拆东墙补西墙”

  江西省赣州市一偏远山区贫困村党支部书记告诉,很多贫困村无力偿还拖欠施工方的修路款,施工方就只能拖欠砂石、水泥等材料供应商的款项,拖欠转包工头或民工的工钱

  贫困村盼“减压”

  针对部分贫困村“负债脱贫”而又无力偿还的状况,基层干部建议,国家对贫困村应“特事特办”,加大投入力度,降低或取消其项目的资金配套要求

  一是建议督促相关扶贫政策的落实王建红说,《中国农村扶贫开发纲要(年)》中规定,国家在贫困地区安排的病险水库除险加固、生态建设、农村饮水安全、大中型灌区配套改造等公益性建设项目,取消县以下(含县)以及西部地区连片特困地区配套资金但操作上仍有一些项目要求基层配套,希望国家层面强化这一政策的落实

  二是进一步提高贫困村基础设施建设补助标准,逐步减少或取消地方配套刘祥志说,要区分平原地区和偏远山区、贫困村和非贫困村等不同类别,合理调整农村公路补助资金目前交通部门为农村公路修建确定的每公里10万元补助标准,基本能满足平原地区的成本投入,而贫困村不少都处在偏远地区,山路建设成本在每公里30万元左右,同时贫困乡村本身经济实力就较弱,配套压力大他建议对贫困村的基础设施建设,应尽可能地减少或取消基层配套

  三是对贫困村公益性负债情况进行摸底,建立化解机制基层干部表示,对贫困村在扶贫开发中因兴办公益性事业所欠下的债务,进行系统调查,认真核实后,视数额用财政等资金逐步偿还

  ,或按有关规定逐步予以核销(半月谈 刘菁 高皓亮 郭强)

薏芽健脾凝胶的功效
小儿肠痉挛腹痛表现有什么
宝宝不爱吃饭的原因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